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上記の広告は2週間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  

Posted by スポンサー広告 at

2013年12月27日

好大一隻老鼠

我手忙腳亂地向他比劃道:老鼠啊,這麽大的壹只老鼠,啃了我好多餅幹,跑到衣櫃後面去了,快捉住它!

阿和皺皺眉頭,道:“這就是妳把吃的東西亂放的後果!”然後看看房間,又道:“東西這麽多,怎麽捉啊?”

“搬開就行了,我來搬,妳趕緊去掃把。”我催促道。

阿和拿來了掃把,我把衣櫃壹挪,壹個小黑影嗖地跑了出來,朝旁邊的箱子沖了過去。

“快打死它”我連忙喊道。

可惜阿和慢了半拍,掃把掃上去的時候,老鼠早跑了,阿和連老鼠的尾巴都沒碰到。

妳怎麽這麽遲鈍呢,妳去挪那個箱子,看我的。我磨拳搽掌道。

阿和瞥了我壹眼,把掃把丟給我,就去搬開那個箱子。

我緊緊盯著那個角落,壹看到黑影就掃過去,可惜,掃把卡在地面和牆之間,産生了壹個三角縫隙,結果,老鼠掙脫了我的掃把,又跑了。

“死老鼠,看我不揍死妳!”我提著掃把追了上去,壹陣亂掃。

“江小燕,妳亂掃什麽呢?待會兒妳自己收拾去。”阿和看著瞬間變得亂七八糟的的房間,氣得臉都青了。

“我不管,我今天壹定要逮到那只死老鼠!”

然後壹陣兵荒馬亂。

不知道那只老鼠累了沒有,反正我累了,趴在床上,有氣無力道:“好了,我大人有大量,留妳壹條生路好了。阿和,我們以後要和米奇同居了,我要不要把我的餅幹盒、巧克力盒換成鐵的呀,可是,要是米奇咬斷我們的電線怎麽辦啊?”

“明天我買個粘老鼠的貼紙回來就行了。什麽亂七八糟的,把吃的收好,別再給我招老鼠了。”阿和壹邊檢起地上的東西,壹邊沒好氣的說道。

“歐耶,死老鼠,明天我讓妳死無葬身之地!”我高興地跳起來,隨手把零食盒裏的餅幹往空中壹撒。  


Posted by estellegg at 17:04心情記錄

2013年12月02日

深秋荏苒過

妳是平淡出塵,盛世煙火之外,壹顆素心,波瀾不驚。妳所向清淡的日子,粗茶淡飯。在午後,品壹卷書香,靜待壹襲倦意撩人。壹個人的時光,亦不失爲壹種享受。山河靜好,落落清歡。有壹天,我也想如妳般斟壹盅綠水泡過的小時光,看氤氲的茶香卷起,跌開。坐在老去的歲月裏,細點流年往事。我會懷念所有的陽光,挽留那些壹寸寸短去的溫暖,偎在夕陽的長影裏,素心安暖。

深秋荏苒過。而妳素心依舊。自相識以來,妳給予我許多。教我淡看雲水幾許,山川幾程,憑壹番禅意洗淨。我學會溫柔相待,珍惜現世幸福。我學會寬容恕己,彼此交心設想。妳總爲我還原真相,緣我不谙那悲傷逆流的後果。如妳所言,我爲那壹日努力,因此亦許妳安好向陽。audio cables

我思忖每壹個溫婉的女子,是否都如妳素心坦然,任它時光荏苒,妳都波瀾不驚,閑與花開花落。那花開花落無痕,只是盛放有時,亦無牽挂,不留遺憾。我想妳是無牽挂,寂寂然。守著臨水窗台,壹盞清茶飲到無味,壹卷詩書讀到無字。我見妳眉間笑意,傾城粲然,婉約之至,于紅塵深秋,時光荏苒處,壹枚素心安然。


素心安然,知秋清閏,感謝妳途經我的生命。壹漪秋水,伊人壹方,憔悴了月光。恰似那朵寂寞蓮開,壹季燦爛,而我更期下壹季清香。我心惜修禅如妳,白邏梅有言:人生何處不離人。無論歲月何方,韶華深淺,我都壹如當日,間或微風微雨,太湖微瀾,我依舊不信宿命。離人琴瑟不和弦,地老天荒只不成曲地走調。我相信知秋不言離殇,素心安然。扣開深秋的門扉,清風寫壹地,“最是寂寥黃昏,掩去了日光的明媚。都說秋水無塵,秋雲無心,這個季節的山河盛世,應該沈靜無言。秋荷還在,只是落盡芳華。而我們無須執意去收拾殘敗的風景,因爲時光仍舊驕傲地流淌。始終相信,萬物的存在,都帶著使命,無論起落,都有其自身的風骨。世事既有定數,我們更應當從容度日,與山水共清歡。”此間落梅風骨葉黃素,知秋素心。  


Posted by estellegg at 15:40心情記錄